0%

琐碎015

  很长的一段时间,我活着都只是完成别人的期望,尤其是那些可有可无的,不强烈的期望。至于考虑到自己,事情就变得难做了,甚至最基本的吃饭都成了问题。
  这一周以来,我每天都只吃了一顿饭,原因是因为我做不到,对,连吃饭这种事情都做不到。我当然很饿,我下午三点钟吃饭,避开了饭点,避开了别人经常吃饭的地方,到了一家兰州兰面馆,一周来都是要加面,吃的很饱。不加面的话,可能熬不到明天的这个时候,24个小时。
  我想,这是怎么了,我为什么这样对自己,我为什么要可以伤害自己,我以此为乐么,我知道并不是,我没法控制自己去做一些事情,甚至是最简单的事情。严重的时候,我会一直连续打游戏,几个星期不停下来,而且这还是每天都本应该有很多工作的研究生阶段。我害怕看到别人知道我这么窘迫狼狈的样子,而这又是最真实的自我,所以我选择了逃避,选择了麻痹自我。有时候我觉着这是一种自我保护,不让自己收到外界的伤害,但我清楚的是,我必须要和别人交流,在这个生存环境,无论我做什么,我都无法仅凭自己一人之力就能正常的 生活下去。
  我为什么害怕别人,是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堪的虚伪么,不是。于我来说,别人的感受的优先级远高于自我,更夸张的说,没了别人的需求,我的生活会瘫痪,我不知道醒来为了什么,我可以为自己做点什么,我不知道,因为我发现我不为自己做什么,并不会收到指责,不用承受做不到的压力,那么,干脆就不做了。
有时我想,我可以为自己做点什么,做点什么呢?最直接的就是让自己的欲望得到满足。那么我想要什么呢,撇除别人的因素,我想要点什么呢,我总是说我不缺什么,连我自己都相信了这是我真实的想法——敷衍自己总是很简单。再往下想呢,欲望的目的是为了什么,是为了满足自己,还是说让自己放空,麻痹自己,更好地服务他人。似乎答案并不是前者。
  昨晚帮助N解决了一些问题,像往常一样,我们会随便谈谈心,我向他坦白了我的这种状态,我什么都不做,我当然想做,但却做不到,却不清楚为什么,就像我知道我生病了,我要去看病,我做不到,我需要和几个几十个自己进行博弈,谁来控制这个身体,是那些欲望,还是一丝理性的嘶喊,折磨的后果是什么也不做,或者选择更坏的结果去做,让我可能会觉着,还不如开始就做出那些不正确的选择,就不用付出更大的代价。N则表示,他相信我的能力,他认为以我的能力,可以完成最好的事情。我甚至低下了头,话中透露出来的似乎就是我自己的影子,是我对自己曾经的渴求,我当然可以做这些事情,有难度,所以才更需要我去完成。可现在呢,最基本的吃饭都成了困难得做不到的事情。
  “Don’t make a decision, always take a decision. ” 谈话中N对我说了好几遍这句话,也以他的领导人举例,他坚守这一信条,奋斗了几十年,成就了一个国家。
  对于我呢,不用去想,去吃饭,按时吃。

觉着不错就支持一下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