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
琐碎027

已经太久没有写下一两句,在新公司呆了一个月,我开始慢慢适应,对自我的约束也越来越难以维持,崩溃的念头一次次袭来,我不知如何阻挡。
我失去了亲人,那些我自认为没有一点私心的亲人,却一次次要置我于死地,我难以呼吸。我仍能清晰记得,脖子被紧紧掐着的窒息感,我不会忽略每一秒都在响着的耳鸣。虽没有杀了我,却是我永不磨灭的阴霾,为什么这些都是这么的理所当然,受害者却仍要背负各种不孝狡诈之名。
我曾一直想自己能够以外死亡,请一切发生,在不告知我的情况下,生命就此终结。是否人生的意义就是寻找合适的机会去死亡。我付出了很多努力,我在黑暗中浮游,只有独自一人才能感到身心的安全,然后就是无止境的自我迫害,一次次,一声声,杀了我的哀求和呼唤。
这是二十多岁正要绽放的生命,这是吸收痛苦的无尽黑洞,我爬上高山,闭上眼镜,停止呼吸,风声掩盖了耳鸣,我越来越快的坠落,无声无息,变成一片雪花,静谧,飘荡。
我热爱生命,就更加痛恨自己对自己的折磨,便带来更多的折磨。
生命,如此可爱

觉着不错就支持一下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