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
琐碎009

  老家门前就是大山,准确的是,应该是小山丘,只有一百多米高,对我来说,也已经是堂堂正正的山,这山上什么东西都有。在我爸妈小时候,这个山上还有野猪、狼等大型的动物,等到我小时候,只能看到兔子,等我长的再大点,只能看到刺猬了,还有很多被毒死的野鸡的尸体。山上有铁矿、铅矿,近几年据说又发现了金矿,山顶现在仍然可以捡到很多小贝壳,可以想见以前都是在海底,多了不知道多少年,慢慢挤压上来变成了一座座山。山上时常能挖到明清的钱币,有一次要修路,挖土机挖出了不少好东西,我记得有人去捡,但是又不让捡,但这段回忆不清晰了,说不清到底有没有什么宝贝。据说隋唐名将罗成的墓就是在这边,这也不知道从何得知,也没法求证。
  山连着山,绵延十几里路都是,叫十里长山,我还因此出过笑话。小学的时候,学到一篇课文:十里长街送总理,我当时很激动,以为我们这里就是,当时我不知道叫十里长山,想着原来他们都是送过总理的,为什么不听提起过呢,过了不知道多久,我才知道,原来送总理的地方是在北京,还不服得向妈妈求证,妈妈没笑,我自己笑了。
  令我还念想着的,除了山上的贝壳,还有山崖下的壁画,我看着像极了那种很古老的壁画,像是用白色的石灰画的,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,我总想着,有一天,我请个地理专家回家里看看,研究一番,也许能发现点有意思的东西。
  说到底,总吸引人的还是满山的水果,也不全是水果,也有一些农作物,但基本都是摘了就能吃。从春天开始,花生和豌豆一起种下去,豌豆结的早,可以直接吃,又甜又嫩,吃着难以停下来,也可以卤着吃,适合全家人一块吃,是看电视的点心一样。花生也非常好吃,生吃味道最好,脆而多汁,我爸常说生花生补血的,多吃点好,所以他经常买,买了也不管什么造血不造血了,基本都是被他炸了下酒。桑葚、杏子、桃子,时间差的不远,我家山上桃树最多,基本每家都有半亩地的桃树,当然针对那些勤劳的人,都是山荒,自己开出来的。桑葚树不多,我带过的第一所小学那里就有两棵,非常高大,有人爬到去摘,我和我姐要么让朋友帮我们摘了扔下来,要么干脆就吃地上的——熟透了自己掉了,那时候不觉着脏,甜就行了。后来两棵桑葚树枯死了,也再也没有吃过那么甜的桑葚。杏子的种类非常之多,有大白杏,又白又青,不甜,很多人不爱吃,我觉着味道很不错,很脆,也有点酸甜。还有一种羊屎蛋杏,因为样子想羊屎蛋而得名,又小又不甜,像是发育不良,没得吃的时候我也不挑。还有苹果杏,桃杏,都是别人用其它果树裁的,都很有创新,味道都很不错,而且个头也大。因为我太爷爷和我爸都是比较会经营家庭外部环境的人,所以小时候我家声望还不错,有一次我放学偷别人家的杏,拉着另一个小伙伴。结果被发现了,主人追着骂我们,我们赶紧跑,跑到家里还有点担心,会不会到我家来告状。还真给我怕来了,不过待着一大筐的杏子,跟我爸说,小孩喜欢吃随便吃,爬树上摔下来怎么办,这话说的好听,爸听着也没生我气,我只觉着他送的杏子比我在树上摘得好吃多了。桃子吃的最多,可能每天十几个,和我吃苹果的数量差不多。
  想记下的还有很多,下次想写了再续上。

觉着不错就支持一下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