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

  • 第一个梦

    第一个梦

      我已经二十多岁了,很多事情慢慢的记不清了,尤其是梦中的事情,我能够知道的是当时的梦很精彩,但要是用语言描述出来,又欠缺了太多元素,没了声音,没了色彩,况且有时梦中的变换也是不符合常规逻辑,在梦中却又合情合理,如同梦中已经制定好了一套规则,能够解释得通我这么多的缘由——这是很难写出来的。  我能够

    查看全文
  • 循环

    循环

      晚上,和朋友一同骑行了一夜,雨还没停,内心难以平静,像是追逐,又像是脱离,停下来,似乎走不过去了,一条河挡住了去路,我跟随着前面的人走,回头看同伴的时候,再转头,前面的人不见了,后面的朋友也消失了。独我一个站在河中央,往前跨不过去,往后更遥远。有个声音告诉我这是考验,我必须走

    查看全文
  • 踏青

    踏青

      气候相当宜人,很适合出游踏青,可能就是这样的想法,找到一个漂亮的地方就出发了。  我已经记不得同行的人是谁,也许本身就只有我一个人在感受。  越过山顶的一条很宽的河,前面就是一个一片草地,让人很想躺上去感受一下春天的美妙。

    查看全文
  • 追火车

    追火车

      早上四五点多,和朋友告别,我站在山脚下,等最早的班车。山很高,山上云雾缭绕,在云的背后还有很明亮的光,非常奇幻,我立刻掏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,云动的太快,拍的不清楚,我就跟着云跑。等了好久,六点的公交车终于来了,坐车回了家。  我站在房顶刷牙,突然看到对面有的工厂房顶一直在冒烟,整齐的一排,而平时

    查看全文
  • 秋夜

    秋夜

      初秋,深夜,雷雨天。  天空的阴暗让我感到整个人都很压抑,我趴在床上,向外看着这一切,希望不要变得更糟糕。室友还在打打闹闹睡不着。不知过了多久,身边的声音没有了,莫名的是安静背后的一丝忧郁,搭配这个季节,这样的夜晚和天空,刚刚好。  我看到的闪电,却不再是尖锐的切割线,变成了水流一般,我无法先到

    查看全文
  • 三个梦

    三个梦

      1.爸爸生病了,妈妈带着我去买衣服,骑了好久的车,终于停下来,只是说了一句你爸病了,在医院里,我们去买点东西。当时的感觉就像要发生大灾害了,买些东西备用,我没有多问爸爸怎么了,就跟着妈妈走着。也许是因为心情太沉重,这次的天空有些阴沉,路上行人到是挺欢乐,聚在一起吃着饭,说说笑笑,不算吵闹。到了商

    查看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