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
Sunfove的个人网站,主要分享一些软件技巧和个人感悟,欢迎交流

阅读全文 »

网站从创建到更新内容,已经有近一年的时间。最开始觉着非常新鲜,后来隔一段时间更新一些,再往后,更新的越来越少,也不再花时间优化了。时间都被浪费在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面。
一点多了,我从十点多就开始准备睡觉,一直担心我睡不好,一方面是耳鸣的恶性循环,另一方面是我也太贪玩。夜越来越安静,我却越来越不想睡了,我不想我的一天又没了,我不能因为担心明天会犯困,就现在不去做我想要去做的事情。
能抓住的时间让我感到安心。
接下来一段时间,我有一个粗略的计划,一是公司上的事情,多学一些理论上的知识,对别人活着平台的依赖最终仍是泡影,只有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,才能够有所突破和进展。除了公司事情,其他的是一些我认为有必要提升的技能,一大重点就是计算机视觉上,这是一个很有意思且应用不断广泛的领域,不管是人工智能,还是一些生产生活中,都会或多或少的用到,能够使用是开始,能够理解和挖掘是过程,能够吸收和开发,这才是我最想做到的。
Matlab确实非常强大,目前不确定是否有必要抓一下python。这个时间成本可能较高,且短期应用不到。应集中精力做优先级最高的事情。不管是公司,还是我个人,时间都太重要。

已经太久没有写下一两句,在新公司呆了一个月,我开始慢慢适应,对自我的约束也越来越难以维持,崩溃的念头一次次袭来,我不知如何阻挡。
我失去了亲人,那些我自认为没有一点私心的亲人,却一次次要置我于死地,我难以呼吸。我仍能清晰记得,脖子被紧紧掐着的窒息感,我不会忽略每一秒都在响着的耳鸣。虽没有杀了我,却是我永不磨灭的阴霾,为什么这些都是这么的理所当然,受害者却仍要背负各种不孝狡诈之名。
我曾一直想自己能够以外死亡,请一切发生,在不告知我的情况下,生命就此终结。是否人生的意义就是寻找合适的机会去死亡。我付出了很多努力,我在黑暗中浮游,只有独自一人才能感到身心的安全,然后就是无止境的自我迫害,一次次,一声声,杀了我的哀求和呼唤。
这是二十多岁正要绽放的生命,这是吸收痛苦的无尽黑洞,我爬上高山,闭上眼镜,停止呼吸,风声掩盖了耳鸣,我越来越快的坠落,无声无息,变成一片雪花,静谧,飘荡。
我热爱生命,就更加痛恨自己对自己的折磨,便带来更多的折磨。
生命,如此可爱

我记不得了,这一天,我在干嘛?

总是突然就跌入深渊,动弹不得,获得活动的代价就是自我折磨,就像是在做交易,我想要获得身体的使用权,就要必须付出代价。总是那么轻松的,就被捕捉到。
我总是活得很轻,不断切断自己和别人的联系,任由自己腐烂,我睁不开眼睛,听着自己缓慢而沉重的呼吸,有时候是急促的心跳,猛烈的肚子的痉挛的跳动。
“我突然想死了”事实上,我的大多数时候都这么想,我真的好痛苦,我不想承受这样的折磨,家庭,伴侣,朋友,人生,是我自己一步步追求的么,我的追求就是不断折磨自己么。
我过于敏感,以至于我看了陌生人一眼,他的情感就会转移给我,我像是经历了他的经历,感受着他的痛苦和快乐。如果你想让我了解你,你不必多说,我也都能体会,传给你的感觉我能够理解你。我越是虚弱,敏感的情绪就越不能控制,就像是一个个灵魂都可以进入我这个空着的躯壳,我却不知道这有什么用。这种敏感,可以让我能够走进别人的内心,如果他愿意如此,我可以分担你的痛苦,代价是,我帮你承担这种痛苦,不管这种承担对你是否有用。之前,因为一个还算敬重的人,失去了至亲,我听到的时候,去体验了那种感觉,我哭了好几天,为什么要这样,这么突然又无可挽回的降临到我的身上,即使我知道受难者不是我,可我还是难以走出来,也因为我确实想替他承担一些。
突然有一次,我发现这种过度的敏感,竟然可以轻松地杀掉一个人,让他向往美好,向往自由,追求不知所谓的价值,人生就变得毫无意义。而我本性善良,对他人善良,对自己狠毒,我更选择去拯救一个人,吸收他的痛苦,成为我自我折磨的源泉。
为什么我要这么活着,我长着嘴巴,虚弱的像一个傻子,眼睛不自觉的就闭上了,头也沉下去了,我的世界怎么了?

本案例以WO3/W薄膜为例,介绍FDTD中反射率测量的主要过程。软件版本为Lumerical的FDTD Solutions 2020a。

阅读全文 »

LOGO设计01版

本文通过FDTD的参数扫描功能分析了薄膜中WO3层厚度对反射率影响,结果曲线如下图所示。

阅读全文 »

本文是Matlab中常用函数索引,具体使用方法仍需Matlab中help一下(持续更新)。

文件读写

xlsxread/xlswrite 读/写xlsx文件
load 加载文件
fopen/fclose 打开/关闭文件
fread/fwrite 读/写二进制文件
阅读全文 »

  总是无声无息的,失落感充满了我,我想要挣脱,却像打在棉花上毫无作用。
  困意袭来,我闭上眼睛,全是彩色的丝带,不断盘绕、窜动,一个统偷看的人,被猫压着身体,再往前,猫的耳朵变成了淡黄色,而且像葡萄干一样,有点透明。我听到脚步走过的声音,立刻睁开了眼,毕竟这是上班时刻。再次闭上眼,头开始下沉,我感受到下沉的加速度,再次睁眼闭眼,前面很宽敞,没了下沉的感受,似乎是到底了。蓝色的小树枝搭成的迷宫,我的目光落在中间的一块空地,视野向四周扩散。走着,看到了守卫,她似乎刚做错了事,有些不自然。她加入了群伙,结识了一个冷漠的人。
  一阵清冷,抖一下醒了。